宋汶

一家人的政协情缘

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九江市委员会发布日期:2020年03月24日打印本页关闭窗口

在星子这方钟灵毓秀之地,历史赋予她许多风雅韵事,而我家三人与“政协”结缘,说来真是一件令人愉悦的美事。

父 亲

“对他进行作家定位,应该是并不困难的,那便是‘乡土作家’或曰‘本土作家’,因为他的目光,他的情感,始终萦绕在他生长的那片土地上,他的思索、他的探究,不懈地在那片土地的底蕴中游走”。这是省散文学会会长、《江西日报》文艺处处长熊述隆对我父亲宋崇凤的评价。关于我的父亲,县、市乃至省内很多人都知道。他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曾任县文联副主席。他出生在蓼南乡,当过十年教师。上世纪七十年代初,父亲开始在《江西日报》发表小说,后被调入县文化馆从事文艺创作。八十年代,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散了人们心中的云翳,父亲的创作也进入了旺盛期,相继在《人民日报》和《人民文学》上发表散文《平原双喜树》和小说《南风》,其中《南风》荣获江西省人民政府文学创作二等奖。自1984年起,父亲连续三届被推举为九江市第八届、第九届、第十届政协委员。父亲把参加政协看作是党和人民给他的一份荣誉,倍加珍惜。只要是政协交给他的任务,他都是乐意接受,并努力完成。每次参加市政协会前,总是多方调研,在会上积极建言献策。他曾提交“开发鄱阳湖旅游业”“在醉石建陶渊明景区雏议”等提案。在县政协会上多次提出建陶渊明塑像、呼吁人们应重视西河戏研究。将星子旅游定位为“山水自然大观园”“历史文化博览馆”,撰写了《解读庐山山南文化走廊》、《读解陶诗,锁定故里》等深度挖掘星子文化内涵的学术论文。为星子金星砚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编纂了电视片《星子金星砚》。

1986年,他出席“江西省政协委员为四化服务”表彰大会,荣获全省“政协委员为四化服务”先进个人称号,2005年被评为“县政协优秀文史工作者”。在政协这个民主和谐的大家庭里,父亲创作热情进一步高涨,在海内外及省级以上报刊杂志上发表各类文学作品百余篇,作品得到了省作协的高度评价。著名评论家、现任省文联主席刘华在评论他的作品时写道:“如何开掘有鄱阳湖特色的乡土文学,尽管也有不少作家在努力,但像崇凤这样数十年持之以恒,孜孜以求,并取得厚实成绩的作家确属凤毛麟角”。可以说父亲是我省鄱阳湖文学的探路者。2001年,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出版了他的小说集《窈窕》;2003年,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了他的散文集《香原》。父亲虽年过七旬,但仍在为星子文化挖掘和发展竭力疾呼,为建设旅游强县发挥余热,为星子文化旅游起着重要的参谋作用。父亲常说,政协就是他的家,是他心灵的栖息地。

母 亲

翻开星子政协历届委员名录,细心的人一眼就会发现,其间有一位宗教界委员,不仅年事高而且任期长,与星子政协一同走过二十多个春秋,她便是我的母亲朱恩美。母亲出生于基督世家,生于蓼南乡,长在牯岭街。外公叫朱贞杰,是我县第一位“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”主任,也是县政协第一届委员。外公原本定居于庐山,为了传播基督教,便将全家迁回老家蓼南。外公家的房子带有西洋风格,这在乡下是很别致的。东边正房窗户外,有一棵柚子树,每年柚子成熟时,大家便坐在外婆清静整洁的房间里吃柚子,东边墙壁旁立着一个大衣柜,两扇长方形门框上,一边贴着“爱国爱教”,另一边贴着“荣神益人”。外婆是一位慈祥的老人,叫郭淑珍,出生在书香门第,只要见过一眼,就能看出她是位很有涵养的人,说起话来温声细语的,满脸微笑。去她家时,外婆总是用鸡蛋下面给我吃。

她悠悠地煮着面,不时从灶边的小瓶子里倒出一点香料,我则坐在她身旁,嗅着面香,听外婆讲圣经故事,有时也教我背经文,外婆还不失时机地表扬我几声:“我红崽真聪明,一教就会”。因此我和妹妹总爱去外婆家。她身边也总聚集着一群人,听她诵经或唱赞美歌。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,外婆与世长辞。九十年代初,外公逝世。数年后,他们的长女,也即我的母亲,被推举为县“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”主任,05年按立为长老。母亲是1987年加入到政协组织的,是我县为数不多的宗教界人士之一。二十多年来,母亲默默地履行着一位政协委员的职责,为星子基督教的稳定与发展倾注了全部爱心与热情。

女 儿

也许是受父母的影响,我自小就对政协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感。上中学时,每年春节前后,便是人大政协“两会”召开的日子,县城的气氛就如节日般喜庆。看着胸前佩戴两会证的代表委员们走在街头,眼里充满着羡慕。

2007年,终于迎来了我的政协人生。第一次参加政协会议正值隆冬,气温突然降至零下几度,天空中飘舞着雪花,地下结了厚厚的冰层。坐在龙湾温泉庄严而热烈的会堂里,内心却如春天般温暖。看到这么多党政精英及社会各界知名人士济济一堂,共商星子发展大计,倍感振奋,为自己能成为其中一员而感到庆幸,同时为自己能为我县经济文化建言献策而深感自豪。平常也参加过一些大会,而能开得如此和谐、热烈的并不多见,这让我更感责任重大。

县政协根据各位委员的工作性质与专业特长,将每位委员分配到相应的专委会,我分到文史委,参加了政协文史委组织开展的一系列文化调研活动。2010年元月,天气奇寒,北风夹着雪粒,击打着人们的脸,但恶劣的天气并未冷却大家考察我县经济文化建设的热情。我们顶风冒雪,沿湖滨大道参观紫阳广场,瞻仰渊明、朱熹塑像,在感叹星子发生巨大变化的同时,进一步体会到历史文化对我县经济社会带来的深远影响,这更坚定了我做好文史工作的信念。自从参与政协刊物《匡庐文史》的编辑工作以来,我主动做好份内之事,认真对待每一篇稿件。有时为了辨析一则史料的真伪,与专委会编纂人员一道,不惜花费休息时间,翻阅大量资料,或深入实地进行考证,有时为了一个句子的准确表述而冥思苦想。在这种浓厚的学术氛围里,我不仅增长了见识,也获得了一种严谨的治学态度和勇于探索的创新精神。同时结合本职工作开展地域文化进校园活动,使书本知识与当地历史文化相融合,极大地拓展了语文课堂的外延。几年来,政协和谐的氛围激发了内心的工作热情,党和政府也给了我一定的荣誉。不仅如此,我早年的文学梦,也在这里找到更好的发展空间与展示平台,给我的本职工作注入了新的内涵,为教书育人提供了取之不竭的内在动力。更让我感到庆幸的是,自2011年至现在,我也像父亲一样,成为九江市政协委员。这些,也让我对父母常挂嘴边的那句话有了更深的理解:政协是事业人士心灵的栖息所,是创业者事业成功的坚强后盾。(作者系九江市政协委员)